购票需知

限购说明每单限购6张座位类型请按门票对应座位,有序对号入座
儿童入场提示 儿童一律凭票入场禁止携带物品食品、饮料、相机、充电宝、打火机等
实体票本项目支持凭实体票入场,支持以下取票方式:
- 快递配送:运费10元(V4及以上会员包邮),顺丰发货。
- 现场取票:票牛工作人员将在演出开场前1小时至现场派票。工作人员联系方式、具体取票地点将在演出当天以短信通知发送至预留的手机号。
用券限制该演出不可使用优惠券。

项目简介

波普京剧·爵士摇摆

大胆前卫与爵士音乐对话,全新型态京剧唱念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麦克白夫人?

    《麦克白夫人》由台湾导演刘延亮执导,其在舞台呈现上着重表现演员的肢体特色,同时在服装上也进行了大胆创新,运用日本和服取代传统的京剧服饰,在视觉上营造起独特的艺术效果。除此之外,该剧在保持传统京剧唱腔的基础上,融入了爵士音乐伴奏,两种全然不同的音乐元素在剧中结合得天衣无缝。

     作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的《麦克白》,讲述了苏格兰将军麦克白听信女巫预言又受夫人的鼓舞,举刀弑君谋反;王位还没坐稳,夫人就受良心谴责抑郁而终;女巫的预言令麦克白陷入疯狂,变得自大又残暴,最后被推翻。京剧独角戏《麦克白夫人》在原著基础上,有意突出麦克白夫人的人物形象,具有着既理智又疯狂的双重性格,内心中拥有着永不满足的欲望,教唆自己丈夫杀死国王,但在此之后内心却有着沉重的罪恶感。

    《麦克白夫人》中麦克白夫人杀完国王后疯狂洗手的片段,刘欣然则以两米长的水袖表演来表现她的焦虑感,同时也参考歌舞伎演员坂东玉三郎过去演杨贵妃时所使用的双扇手法,表现其饱受良心谴责的情绪张力。

     这部戏有两个看点。其一正是刘欣然这个人。在男旦式微之下,刘欣然是为数不多的活跃在舞台上的青年京剧男旦演员。刘欣然自幼受到国粹艺术的熏陶,对于京剧演出,他虽然是半路出家,但后来者居上,很快获得业内专业的认可。而且他不仅从事京剧的演出,还尝试过话剧演出,主演过关锦鹏、林兆华等知名导演的多部实验性剧作。这些丰富的舞台艺术滋养,让刘欣然的戏剧男旦艺术更为精湛,他已然是很多戏迷眼中的“最美男旦”。

       看点之二就是《麦克白夫人》。这部戏叫“独角戏”,也就是从头到尾都是由刘欣然一人完成。这对演员的功力是一个考验。“独角戏一个人表演,但可以代替很多人的思想活动,舞台上不同的语境也都是通过一个人来表达的。”刘欣然说。

主创介绍

 

主演/编腔:刘欣然

1978年生于北京,北京大学中文系专业。

青年京剧男旦演员。师从马玉琪、滕莉、程乐等名家。兼于程派韵味浓厚、梅派清丽婉转,被媒体誉为「姿才冠世之最美男旦」。自幼浸染中国传统文人之古典情怀,并受多年严格声乐训练。曾主演关锦鹏导演崑曲《怜相伴》、李六乙京剧作品《梅兰芳华》、新观念京剧《凤戏游龙》、并得北京人艺重要导演林兆华青眼相顾,出演京味儿话剧《老舍五则》、台湾当代诗人编导刘亮延的实验独角京剧《曹七巧》。随后受到中国第*个音乐剧上市公司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公司网罗,出演京剧题材音乐剧《爷们儿》大增其色。2016年更受导演方旭之邀,演出老舍原著《二马》舞台剧,首都剧场首演一票难求。同年推出第二部京剧独角戏《马伯司氏》。 

刘欣然之剧场足迹跨越话剧、音乐剧、京剧、崑曲。多年来,刘欣然受邀出访欧美亚非、港台等地,备受业界与坊间翘首赞誉。    

编剧/导演/设计:刘亮延

国立东华大学艺术创业产业学系 专案助理教授

交通大学社会与文化研究所文学博士
交通大学应用艺术研究所硕士
李清照私人剧团感伤动作创始人、艺术总监。台湾当代诗人、编剧、剧场导演。

著有诗集《你那菊花的年代》《有鬼》《牡丹刑》

剧本创作有《曹七巧》《白素贞》《刘三妹》《陈清扬》《夏绿地》《白兰芝》《初飞花玛莉训子》《猶自羞駝男盜令》《少年》《麦克白夫人》《许仙》《殺子報》等12部。
曾获美国亚洲文化协会、英国文化协会、日本Saison基金会、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台湾云门舞集文教基金会、行政院客家委员会等机构之个人资助。

作曲/编曲  柯智豪

台湾当代作曲家、新媒体艺术家。作品类型穿越古典、电子、爵士、民谣。柯智豪近十年来有许多纪录片、电影、电视配乐作品,获奖无数。近六年来在剧场音乐的创作上更达到惊人的质量兼备,长期合作导演有王嘉明、吕柏伸、郭文泰、杨景翔、刘亮延、蔡柏樟等人。

柯智豪在戏曲跨界音乐上的探索源于2012年的《白兰芝》,以及2013年的《大演歌计划》,直到2016年的《燕青》才出现更为完整的篇幅,《燕青》之尝试在传统戏迷界引起风波,却意外获得音乐圈一致性高度评价,展现了台湾当代的本土音乐家对歌仔戏全然不同的文化想像。

      

纵观历史,中国京剧前百年的辉煌几乎完全由男性创造,这其中自然包括男旦,而后百年的历史中,却又以梅兰芳作为分水岭,逐渐从最高点走向低谷,甚至一度行将灭绝。事实上,直至今日,中国男旦的前景依然并不乐观,尽管男旦并没有绝迹于中国舞台,却仍逐渐被无情地边缘化。

     

在刘欣然看来,对于传统京剧艺术应该持有一种“博采众长”的态度,融入跨界艺术的同时,要充分汲取传统艺术的精华,同时还需打破原有形式的局限。刘欣然的精湛演绎和开阔视野,能否助力男旦艺术重回当代观众的视线,继而成为男旦国粹发展和延续的传承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温馨提示
扫码下载
票牛APP
票牛APP
热门票随时抢 折扣票随时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