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发生在战国中期。秦孝公刚死,商鞅即被判五马分尸之刑。 祝欢生前始终与商鞅对立,现在,他的灵魂幸灾乐祸地来宣判商鞅“族灭满门,五马分尸”的刑罚,并告诉商鞅这是他在劫难逃的天命。商鞅却不屑、不服于天命。他说:“商君虽死,然商君之法千年不败,商君虽死,可一百一十七年之后,秦王朝一统天下!”因为他知道天命并非不可违,从他降生的那一天起,老天就要他死,可是他,活了整整五十二年。 

当商鞅还在襁褓之中时,他的父亲便令人将他母子二人抛入河中,但几年后,商鞅却与姬娘相依为命地活了下来。商鞅懂事后,姬娘告诉他,他的母亲抛下他走了,他是商鞅的养母,她希望商鞅长大后不要如同她那样一生为奴,而能做一个自由人。少年商鞅的目标却不尽于此,他立志要做“人上人”,此时他名唤卫鞅。一日,他在河边放牛,正当他大声斥骂牛的奴性时,刚好被经过这里的秦国的景监和魏国的公叔痤看到。景监感到这个少年非等闲之辈,很赏识他,想带他走,但公叔痤执意要把他留在魏国做自己的家臣。为了割断卫鞅与姬娘的血肉联系,公叔痤赐姬娘以死。最后姬娘自己剜去了双目。  

转眼,卫鞅已长大成人,身为魏国相国公叔痤并将之死。魏国公子昂与卫鞅成为至交,他对卫鞅说只有他二人的友情在利益之争以外。为此,他放弃了自己喜爱的卫鞅的红颜知己——相国家的韩女。并且,他密告卫鞅:相国向魏王举荐卫鞅有相国之才,但举荐不成,便劝魏王杀了卫鞅,以防卫鞅以后为他国所用。公子昂送给卫鞅一袋钱,劝其速速逃跑。 

但卫鞅没有马上走,他来到相国病榻前,感谢相国的举荐之恩,,又痛斥多年来相国对他的嫉妒与压制,相国动了恻隐之心,劝其赶快逃走,卫鞅并不领情,表示自己要为相国送终,相国气昏。 

魏相国死后,卫鞅投奔了秦国。三年后,在景监的推举下,秦孝公终于招群臣与卫鞅当廷论法。群臣对卫鞅本就不服气,加之景监是太监,他们更对卫鞅多了几分鄙视。孝公请群臣议论兴国之大策,群臣谦让。于是,卫鞅大谈更改律法,统一律条法令的重要性。而公孙贾、甘龙等则大谈依古法行事、沿袭旧礼的安邦之道,并责难卫鞅变法缺乏依据,会自食恶果。卫鞅舌战群儒,以三皇五帝历代法令无不变化及李悝之法执行与否对魏国的影响为依据。秦孝公遂毅然决定,请卫鞅立即制定强溱之法,被拜卫鞅为左庶长。论辩结束后,赵良、尸佼、孟兰皋等人来到卫鞅身边,愿鼎力支持他。赵良诚恳进言卫鞅“不可无为人之道”因为卫鞅“锋芒毕露”了。 

更多评论
温馨提示
扫码下载
票牛APP
票牛APP
热门票随时抢
折扣票随时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