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票需知

限购说明每单限购6张座位类型请按门票对应座位,有序对号入座
儿童入场提示 1.2米以上凭票入场,1.2米以下谢绝入场禁止携带物品食品、饮料、相机、充电宝、打火机等
实体票本项目支持凭实体票入场,支持以下取票方式:
- 快递配送:运费10元(V4及以上会员包邮),顺丰发货。
- 上门自提:前往门店自取,门店店址上海市静安区沪太支路566弄飞马旅二期D1栋201(周一 - 周五 09:30 - 18:30,周六 10:00 - 17:00(国庆等节假日除外))。
- 现场取票:票牛工作人员将在演出开场前1小时至现场派票。工作人员联系方式、具体取票地点将在演出当天以短信通知发送至预留的手机号。

项目简介

贝多芬2020:

加拿大/比利时影像交响舞蹈剧场

《第九交响曲》

 

55分钟,无中场休息

演出语言:无

演出时间:

2020年11月20日 周五 19:30

2020年11月21日 周六 19:30

建议8岁以上儿童观看  儿童需凭票入场

 

 

 

图片1_副本.png

图片2.png

 

图片3_副本.png

图片4_副本.png

图片5_副本.png

图片6_副本.png

 

 

精彩看点

图片7.png

 

“上帝让所有人都能听到我写的音乐

却拒我于门外。

1824年春,维也纳,凯伦特纳托尔剧院。《第九交响曲》首演结束,已完全丧失听力的贝多芬,还沉浸在他凭记忆凌空铸造的音乐殿堂里。这时,女高音走过来,扶着他的肩请他转身。面向观众席的瞬间,53岁的音乐家露出了孩子般惊讶无措的神情:整个剧院已然涌动着无声的巨浪,上千绅士淑女齐齐起身,向他致以比皇族礼遇更的鼓掌。这样的澎湃,早在六年前开始创作《第九交响曲》时就已和他绝缘,但又似乎从未远离。 

 

失聪,怕是上帝和音乐家开的最冷酷的玩笑。而和我们每个人开的,更冷的玩笑却是:直到听不见的那一刻,有谁会在意“听见”的意义呢?

 

 

图片8_副本.png

图片9_副本.png

图片10.png

 

“不听”音乐的时候 

我们“听”懂了贝多芬

当我们在每个平凡的日子,无数次和贝多芬的巨著擦肩而过,是否想过有一天,会花费这么一小段时间,停靠在剧场这个看似波澜不惊的港湾;选择性地将灵敏的听觉,让位给视觉和情感,像孩子一样不设防地,回到大师音乐创作的源头;走近200年前那个在琴房里和凡人一样孤独、无助、艰难突围的个体;感受音乐带给他,和他200年来用音乐带给每个人无差异的包容、慰籍、自由和勇气。

   

这段“听觉障碍马拉松”式的音乐旅程,为我们领路的是加拿大聋人舞者Cai Glover,他在创作和表演中,全程摘除助听器,像贝多芬作曲时的状态一样,依靠感受声波震动来感受音乐,并通过与另五位舞者、一位女高音的形体节奏的协调,展开一场感官冒险之旅。

 

图片11_副本.png

 

舞台上清一色的黑衣舞者,从整洁严谨的西服、衬衫、高跟鞋开始,随着旅程的推进,逐渐释放出身体和情感的能量,肢体语言带着高度流畅和充满力量的美感,穿透重重黑暗和声音的迷雾,直击心灵。

 

简洁利落的灯光不时定格和重启舞姿,让人体展示出雕塑般的静默庄严,让变化、重叠的群像组合出视觉化的交响乐,呼应、回旋、叠加、升华……抽象的乐章如画显现。

 

与舞台表演同步的大屏幕影像,是由比利时艺术家邀请听障小男孩参与拍摄的微电影。既有男孩关于丧失听力的独白,也有他与其他孩子的疏离、沟通、冲突、融合。一辆遥控小汽车和一堆大小不一、多米诺骨牌般叠靠的白色小椅子,是仅有的道具。它们也架起了现场表演和投影空间、成人与(内心的)孩子、现实与想象之间的无声对话。

 

用导演的话说,《第九交响曲》就像一组图像、一个宇宙,它邀请所有人共同尝试一种感官先于思考的新语言,“像躺在草地上看流云一样”,放纵心神,跟随大师去旅行。

 

图片12_副本.png

图片13.png

 

“最生涩”的音乐会开始

到最的旅程终点

融合了《致爱丽丝》、第五交响曲和第九交响曲,却注定是一场最生涩的“音乐会”。前半场,大段大段的音乐断断续续,时强时弱,无数次重启甚至跑调,像始终无法找到准确波段的收音机。但这场以残缺为起点的旅程,却让对古典乐“大部头”望而生畏或从未涉足的人,得以与大师名作“不期而遇”,近身体验。

 

仿佛意外亲历《桃花源记》:“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后半程,从音乐到舞蹈到影像,渐趋辉煌:“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当《欢乐颂》振聋发聩地响起,观众也变成了作曲家和舞蹈者风雨兼程的旅伴,冲破消音的狂风骤雨,迎来云开日出。 

 

 

图片14_副本.png

 

不是这近一小时迂回辗转,奋力突围,在我们细碎庸常、过于“便捷”和“想当然”的日子里,又有多少机会,能静候生命的坚韧和逆转,体味到剧终时候,那包容、瑰丽壮美的大爆破呢?

 

“在天堂,我将能听见。(In Heaven, I will hear.)”是贝多芬留给世界最后的话。或许也是他留给世人的暗示?伟大的音乐不止写给耳朵,更是写给心灵。不论每一个个体多么生而不同,在艺术的圣殿里,都能用最直观的感受,找到沟通的途径,展开一段共同的、开放的旅程。

温馨提示
扫码下载
票牛APP
票牛APP
热门票随时抢 折扣票随时买